午后壹抹茶

楼诚及衍生,不逆
日常吃瓜,偶尔产粮

【KC】中洲世界1~2(架空 游戏梗)

(1)

Cristiano Ronaldo第100次叹气,事实上他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描述自己的处境。这已经是第三天了吧,游戏莫名地无法退出,而自己则被困在这个该死的游戏世界中。Cristiano无数次狠掐大腿以求自己赶紧从梦中醒来,但从腿部经传入神经一路反馈回中枢神经的讯息来看(哦,是的,这该死的游戏在无法退出后居然还增加了痛感这一参数),他无疑是在痴人说梦。当然,如果你懂读心术,哦不,只要你是一个稍稍会看人脸色的人,你就能从Cristiano Ronaldo那张俊俏的小脸上,了解到他此时的心理活动。我想,除了一大推用来招呼有着世仇的仇家的脏话外,很难获取什么有用的信息。因此,还是让我们暂时把目光从Cristiano的脸上挪开,投向现实生活中吧。

现在是2087年,半个多世纪前还用双手在键盘上寻求游戏真实感的人们可能很难想到,科技发展的速度远远超出人类预想的速度,曾经只会出现在小说的情节如今已付诸于现实,通过一定的科技手段,玩家已经能够真正进入游戏,操控自己的身体进行探险,也就说,游戏中的角色将有着与真人一样的容貌,身材,声音,但你却会比现实世界的自己有更多的能力,虽然这项创举让部分人妖玩家失去了不少乐趣,但大多数人还是乐于尝试这种游戏模式,事实上,这开启了一个全新的游戏世界。

Cristiano现在所在的这开游戏叫做《中洲世界》,是一款魔幻风格的游戏,与其他游戏不同,这款游戏没有经过任何封测内侧活动,可以说是横空出世,于一年前正式开通服务器,尽管一开始有不少质疑和猜测,但《中洲世界》很快就凭借着它精良的制作和酣畅淋漓的游戏体验吸引了大批玩家。在出现无法退出游戏这个严重的问题前,游戏服务器已经增长到了30个,可容纳同时在线人数约400万。这个数字值得任何一个游戏开发商为之自豪,但现在,这意味着一个令人绝望的消息,大约有400万人被同时困在了这个游戏中,而我们的Cristiano正是其中的一员。

好吧,让我们再把目光移回Cristiano身上,他现在正处于玩家自由交易的市场的中心,一筹莫展。偶尔有玩家路过会向他报以同情的目光,这恐怕得归咎于他那一身破到不能再破的装备,虽然就在几天前,Cristiano还勉强能算上是小康水平,但现在的他几乎身无分文……

如果仔细观察他那破烂的装备,依稀能够判断出他的职业是术士,也就是我们通常意义上的治疗,当然,更通俗的一种叫法是奶妈(或许Cristiano更愿意被叫做奶爸?)。众所周知,奶妈对操作的要求比较高,皮脆容易跪,伤害也不高,尤其到了后期,想要升级几乎都会借助团队的帮助。Cristiano也曾纠结过自己为什么会选择这样一个职业,要知道比起团队刷怪,他更愿意一个人默默打怪升级,也许是在选择职业时被术士初始套装上的粉红元素迷了心窍?但不管怎样,Cristiano是谁啊?他怎么会就这样被打败呢?尽管一个人势单力薄,尽管学校繁重的专业学习让他并没有太多时间可以在游戏中驰骋,但通过6个月的努力,我们神勇的Cristiano还是升到了70级!(尽管一般人用3个月的时间就可以达到满级90级……)

Cristiano环顾四周,形形色色的玩家和NPC来来往往,心中陡然生出一股子悲壮之气,难道要在这儿坐以待毙吗?不,决不妥协!他最后看了一眼身上残破的装备,毅然向正从他身旁走过的一位壮士伸出了魔爪。

“嘿,老兄!能借我100金吗?”

被抓了壮丁的某男缓缓回头,两秒钟后脸部识别功能恢复正常,双方来了个熊抱,把对方的装备拍得“啪啪”做响。

“Cris!”

“Rooney!”

“Cris,真没想到你也在这儿,我还以为你会在家里研究你那些动脉啊,脊柱神经什么的。”

“去去去,我也以为你会在家里教几个洋娃娃跳跳绳,跑跑步什么的。”Cristiano毫不犹豫地进行了反击。

在现实生活中,Cristiano和Rooney是校友,也是舍友,只是两个人所学的专业,却是天差地别。Rooney读的是体育系,毕业后准备把终身奉献给自己的母校曼彻斯特中学,而Cristiano则读了医药,尽管他看上去并不像一位可靠的医务人员,但实际上,在现在还没有资格外出实习前,他的理论知识确实已经非常扎实,这也必须归功于他比常人多付出的那一份努力。现在正是学生党们一年一盼的暑假,所以早就各回各家的两人才会在重逢时如此高兴,当然,也颇有些难兄难弟的味道。

“Rooney,你的装备怎么烂成这样了?”Rooney是一个主修防御的战士,也就是队伍中的坦克,负责承受住Boss的大部分攻击,盾牌无疑是最重要的武器,Cristiano拿起那只千疮百孔的盾牌,透过两个巨大的窟窿看向Rooney。

“别提了,前天我一上线就发现号被盗了,那家伙把我所有好装备都卖了,还偷了我的5000金,只给我留了这套破装备。”Rooney欲哭无泪,在《中洲世界》里,装备的加成是很多的,因此Rooney尽管已经满级,但作为一个坦克来说,他现在的血量实在少得可怜。

“奇怪,你的装备怎么也这么烂?也被人盗号了?”Cristiano听到这话无奈地翻了翻白眼,难道要告诉Rooney就在游戏故障的前一天,自己因为某些原因导致心情郁闷而去诺坎普山的最高峰一跃而下,如此反复直到把自己的装备摔成这样,现在想来最愚蠢的是,自己居然一怒之下购买了系统推出的豪华大礼包,掏空了自己的钱包,以至于现在自己落得如此下场。

“买了系统的大礼包。”Cristiano准备这样搪塞过去。

“哎,那拿出来看看是什么好东西。”Rooney单纯的脑回路很快就被大礼包几个字吸引了过去,完全忽视了Cristiano那套不逊于他的装备。

Cristiano调出背包菜单,点击一样物品,“喏,就是这个。”一只水晶盒子浮在空中,“没有物品属性,也不能交易,完全不知道是用来干吗的,这坑人的系统。”

“唉,原来还想说用这个去换点钱的呢。”Rooney失望地叹了口气,“看来只好这样了!”

Cristiano感觉到身旁的小胖子散发出了约五分钟前自己意图强行借钱的那股子悲壮之气。

 

 

(2)

“Rooney,这样真的行吗?”

Cristiano与Rooney站在了老特拉福德酒馆门前,这是中洲大陆上一处极富盛名的消遣之处,位于日不落群岛的西北部。

“别担心,伙计,我们现在是要钱没有,要命一条。”Rooney把他身上仅有的一件武器——盾牌,拍得当当作响。

半小时前,Rooney成功地从Cristiano手上救下了这块盾牌,“盾牌就是战士的生命。”他这样说着,一边像一只护着小鸡的老母鸡一样,伸开双臂阻挡Cristiano意图再下黑手的魔爪。终于,在彻底把家底翻了个底朝天后,穷人二人组从杂货商人那里换取了10金,升级成为了穷光蛋二人组。Rooney保下了他的盾,而Cristiano则留下了他的魔杖和那只无法交易的水晶盒子。

现在,穷光蛋二人组已经推开了老特拉福德的大门,准备进化成为亡命徒,哦,不,赌徒二人组!

一分钟后,“Cris,你过来看看。”

Cristiano不得不中断与妩媚的酒店老板娘的搭讪,把头伸向Rooney所在的自动兑换筹码的老式机器,上面明明白白地显示着:请确认需兑换成筹码的的金额:50金  100金  500金  1000金,Cristiano抓了抓头发,深吸一口气,将浑身雄性荷尔蒙散发到极致,将嘴角上扬到最帅气的位置,转身走向老板娘。

“嘿,美女,可以请教一个问题吗?”

“请说,小帅哥。”尽管老板娘只是一个NPC,但游戏里的NPC都被赋予了相当高的智能。

“这里可以兑换小金额的筹码吗?”

“当然可以,直接向我兑换就可以了,您需要兑换多少?”老板娘仍旧笑着回答。

“10金。”

“……”

在无视NPC无语的目光注视后,赌徒二人组总算顺利地拿到了筹码,接下来要决定的就是,赌什么。

两位自认为是高材生的赌徒最后选择了比大小,Cristiano心里默默地在高材生Rooney上方打了一个红叉,不过选择这种游戏也是无奈之举,它的起始筹码恰好是10金,这也就是说,第一轮,他们就把身家性命押上了赌桌。

“Cris,大还是小?”眼看着这一轮下筹码的时间要结束了,筹码仍被Cristiano紧紧攥在手里。

“别急别急,我们先看几轮再说。”

摇骰子,开,小。赌桌边有人叹气也有人欣喜。

三轮过后,Cristiano用手肘戳了戳Rooney,“押小。”

“为什么?”

“哪有为什么,快押。”

Rooney见Cristiano如此坚定,也不好多说什么,把筹码压上写有小字的圆圈内,一边开始碎碎念。

Cristiano默默闭上了眼睛,希望自己的直觉是对的,几秒后,一旁的Rooney大力地摇着他的肩膀,Cristiano松了口气,赌对了。

之后的几轮,幸运女神似乎一直站在他们的这一侧,10金的筹码很快就翻了几个跟头。

“说真的,Cris,你怎么每次都押对了?”

Cristiano低下头跟Rooney解释:“我们对面有个家伙,不赌,也不喝酒,我一开始只是好奇,就盯着他看了会儿,后来发现前三轮每次开之前他所看的方向都是正确的,所以就决定跟着他咯,看,就在那儿。”

Cristiano用手指示意Rooney向右前方看去,“咦,不见了。”

“Cris,我想赎回我的剑。”

“不会又要说什么剑是战士的生命了吧。”

“是的,剑是战士的生命。”

Cristiano默默地翻了个白眼,“好吧,其实我也想要买一些回复法力值的药剂,但现在手头的钱只够我们修一下装备,要想买这些,还要让这些筹码翻一倍。节约时间,恐怕我们要干一票大的了。”

赌徒二人组坚定地对视了一眼,雄赳赳气昂昂地开赴加勒比海牌桌。

恰好有一桌五缺一,Cristiano毫不客气地一屁股坐了上去,下了第一注,“开牌。”

荷官把牌发到庄家和散家手中,然后自牌桌的另一端起依次翻开闲家的五张牌,Cristiano随意晃着脑袋,始终用余光观察着庄家,前四位散家的牌依次翻开,庄家老头一直很镇定。在Cristiano的最后一张牌翻开时,他注意到老头的嘴角轻微地抽搐了一下。Cristiano再低头扫了一眼自己的牌,在心里吹了声口哨,“好牌,赢定了。”

牌全部翻开后,荷官询问是否加注,其他三位散家均放弃加注,Cristiano吸了口气,“我跟。”

Rooney又在一旁碎碎念,他们再次赌上了全部家底。

荷官将庄家的四张牌依次翻开,两副对子,成局了。现在牌桌上只剩下了庄家老头与Cristiano,早在荷官翻剩下的倒数第二张牌时,Cristiano就冲站在一旁的Rooney比起了“Yeah”的手势,这副牌无疑是自己的更大些,荷官宣布;“散家大,同花顺。”

Cristiano兴奋地跳起给了Rooney一个熊抱,“50:1的赔率,足够你赎回十把剑了。”

两人赶紧把筹码换成钱,看着自己背包上金币的数字不断跳动着,Cristiano感叹道;“还是这样比较有安全感。”

然而,在成功升级的土豪二人组准备离开酒馆时,却被刚才那桌的荷官拦了下来,“抱歉,先生,我们怀疑您在刚刚那局牌里出了老千,请跟我们回去一趟。”

“这不可能!”Cristiano还想再反驳几句,却发现周围已经有几个面部表情不太自然的人包围了上来,看来三十六计走为上,这一计已经不成了。“见机行事。”Cristiano轻声提醒Rooney。两人随荷官回到刚才的牌桌前。

“先生,请您把刚才赢得的钱直接转给这位先生。”荷官语气依然恭敬有礼,向Cristiano示意转账给那个庄家老头,随即面前跳出了一个确认交易的页面,Cristiano挑了挑眉,心里默默道:一伙的?果然没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只是时局已由不得他犹豫,身后全副武装的打手正在慢慢逼近,Rooney已经举起破盾把两人护在了盾后,只是以他们的装备水平,怕是没出手就被揍趴下了吧。没有理由犹豫了,Cristiano伸手,准备按下确认交易的按钮。

“先生们,我想这样对待两位无辜的先生不是一件很光彩的事吧。”从距离牌桌不远处的一个昏暗的角落里,突然有一个人起身向这边走来,“如果非要说出老千的话,应该是这位庄家先生吧。”待他彻底走到灯光下,身后打手的窃窃私语传进了Cristiano的耳朵,“这家伙是谁?”“不知道,看起来是个法师。”

是的,从装束来看,这位俊朗挺拔的男士的确是一位法师,但现在,对Cristiano和Rooney来说,更像是看到了一位天使。Cristiano突然觉得有了些底气,他伸手关闭了交易页面,可是旋即,又有另一个页面跳了出来。

“玩家Kaka邀请您组队。”

Cristiano抬头看了一眼,而站在灯光下的天使先生正向他报以微笑。

 

评论(2)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