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后壹抹茶

楼诚及衍生,不逆
日常吃瓜,偶尔产粮

【KC】中洲世界13~14(架空 游戏梗)

(13)

Rooney尽职尽责地把守着楼梯口,随着夜幕的降临,旅店的人也开始多起来。Rooney感觉有无数记眼刀向自己飞来,他只能缓缓地向旁边移动,为上下楼梯的其他人腾出更多空间。

Kaka:Rooney,进来吧。

Rooney看着正在闪烁的信息,来自Kaka。看来他们抓住那家伙了,Rooney立刻放弃了自己的阵地,小跑着拉开了房门。

“嘿,抓到他了?”Rooney拉开房门后先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Kaka和Cristiano,“人呢?”

“低头。”Cristiano的语气失落。

Rooney一低头,就看到了四仰八叉躺在地上的Messi。

“哇,”他瞪圆了眼睛,“这是怎么回事?”

“很抱歉,我们这里还没有人能解释这个问题。”Cristiano整个人几乎陷进了沙发里。

“Cris,他大概还会昏迷多久?”Kaka则显得更为冷静。

“我下手不重,再过十来分钟,他就能醒了。”

“我们现在没办法确定Messi的身份,在这儿干坐着等他醒过来显然会让我们处于被动。”Kaka站起身来。

“所以,我们要把握主动权?”Cristiano问道。

“没错,恢复成刚才的情景,Rooney仍旧守在门外,Cris和我在暗处观察Messi醒来后看到盒子的反应,应该可以判断出他和那个跟踪我们的爆炸头有无关系。”

“好,我去门外看着,你们当心点。”

Kaka和Cristiano仍旧躲回刚才的阴影处,Kaka将光源熄灭,房间又重回黑暗。

但,也并不是完全的黑暗,一束月光透过窗户,恰好投射在Messi的身上。

“Kaka,你快看,”Cristiano努力憋着笑,压低了声音,“Messi这样像不像是舞台上的公主,等待王子来吻醒他,虽然他这躺的样子实在不像是个公主。”

“嗯,是挺像的。”Kaka只快速地看了一眼,又把视线挪回了正憋笑得浑身抖成筛子的Cristiano。

显然,Cristiano过长的反射弧还没有让他意识到现在他们两个是靠得多近,因为月光的降临,这片阴影处比刚才还要小一些,两个身材都绝不算矮小的男人躲在一起,拥挤是必然的。

Cristiano抖着抖着就抖到了阴影处外,月光洒落在他的脸上,他微微眯了一下眼来适应。

从Kaka的角度看过去,Cristiano的睫毛很长,却几乎以一种神奇的方式向上卷翘着,让人想要伸手去摸一摸。

“Kaka?”Cristiano终于止住了笑,然后不可避免地,发现了Kaka停在了半空的手。

“Cris,你是想让Messi一醒来就发现你吗?”Kaka的手最终还是稍稍向下,温柔地把Cristiano拉回安全地带。

“喔,喔。”终于意识到两人正处于一个几乎距离为零的状态下的Cristiano不可避免地紧张起来。现在是夜深人静,孤男寡女,啊不对,两男共处一室(那个躺地上的就忽略他吧),Cristiano的脸在升温,幸好周围比较黑,Kaka也看不出来。

Cristiano刚刚松了口气,就又被Kaka的举动弄得心脏以非一般的速度跳动起来,他,他拉住了自己的手!

看。

Kaka的手指滑过自己的掌心,留下的极短的字符。

Cristiano调整呼吸,抬头,Messi正颤颤巍巍地从地上爬起,他苏醒的时间比自己预估的早了许多。

下一秒,Messi就踢到了那只距离他不远的水晶盒子,“噢,天哪,这是怎么回事啊。”小个子抱怨着,用脚把盒子拨得更远了些。

看来,他对盒子一点兴趣都没有,Cristiano想着。

没问题。

感觉到手掌上的触感,看来Messi通过他们这一关了,Cristiano定了定神,一道法术直冲Messi而去。

Kaka点开光源,“Cris,怎么又把他弄晕了?”

“我担心他突然看到有人出现,会下意识自卫,会伤害到你…….”他快速补上一句,“还有我……”

于是,Rooney推门进来时又看到了这样的场景,坐在沙发上的Kaka和Cristiano,以及,仍旧躺在地上的Messi。

“哇,这又是什么情况?”Rooney小心翼翼地避开Messi,“他通过考验了吗?”

“全票通过。”Cristiano答道。

“那怎么……”

“情况需要。”仍是Cristiano,“我觉得我需要一些时间来考虑该怎么向他解释为什么我在不到半小时的时间里弄晕了他两次。”

“那你这次干嘛又弄晕他?”

“我都说了是情况需要,Rooney。”Rooney能听得出自己的名字被加上了着重符号。

“哦,好吧,”Rooney摆了摆手,“我想我能明白你的心情。”

“我该怎么说呢,难道要说:‘嗨,Messi,真凑巧,我在测试昏迷法术能够使人昏迷的平均时间。’”

“职业病。”Rooney轻声说。

“不不不,这不行,Messi又不是笨蛋,这种话连小孩子都骗不过去。”Cristiano很快否定了自己,“别傻站着啊,快帮我想想。”

Rooney无辜躺枪,你怎么不冲Kaka喊呢,对啊,还有Kaka在,Rooney刚想向Kaka抛去求救信号,那边Kaka已经自觉开口了。

“Cris,还是那句话,先发制人。”Kaka看了躺在地上的Messi一眼,“交给我好了。”

Messi现在有些不知所以,他只迷迷糊糊记得,自己爬上了谁的床,啊不,谁的窗。然后,他就开始做梦,这应该是一个好梦,梦里有他的脸,“阿Kun。”他轻声喊着他的名字。

“阿Kun是谁?”

“不知道,你知道吗?”

有几个男人交谈的声音,而那另一个显然也没给出什么令人满意的答案,他不想管这些,他只想继续沉浸在梦里。但那几个男人可不是这么想的。

“他怎么还不醒?”

“应该快了,要不你去掐一下他的人中?”

于是梦里阿Kun的脸逐渐淡去,眼前模模糊糊地先是出现了一张白白肉肉的胖脸,再是一张小脸,脸上的那一颗痣尤其明显,最后是一张天使的脸庞,天使甚至还开口说了话,他说,“你醒了吗?Messi。”

Messi猛地睁大了他豆子大小的眼睛,却又被周围极亮的光线刺激得不得不再一次眯起来,等逐渐适应后,他的眼睛眨巴眨巴,“Kaka?”

“你的记性不错。”Kaka直起身子,手一扬。

早已在Messi两旁站好的Cristiano和Rooney一左一右把Messi架了起来。

“嘿,你们这是干什么,”小个子象征性地挣扎了两下,“Cris?”

两人将他架到沙发上坐好,就像是一只大号的被遗弃的玩偶。

“Messi,你能告诉我,为什么要选择从那里,”Kaka用手指了指窗户,“偷偷摸摸地进入我们的房间。”

问得好,Cristiano在心里想着,既能解开大家的疑惑又能转移目标。

Messi似乎是还没缓过来,他呆滞了几秒后才回答,“这是你们的房间?这难道不是那个爆炸头的房间吗?”

爆炸头?Kaka回头看向Cristiano,而对方也正向自己这边看来,Messi也遇到了爆炸头?

“爆炸头?那是谁?你为什么要进入他的房间?”Kaka连续发问。

“其实我也不知道他是谁,”Messi用手抹了抹脸,“我昨天与你们分开后,就找了旅店休息。今天想找药材店买些药剂,结果从店里出来后,凭着我出色的职业水准,我感觉到有人在跟踪我,我怎么可能让他得逞呢?原先是想在半路上把他甩掉的,没想到在西城门那块兜圈圈的时候,他好像突然换了目标,我觉得这家伙肯定不是什么好人,所以就反跟踪了他,想要阻止他干坏事,没想到,就追来了这儿,还遇到了Cris!”

Messi仰起头兴奋地看着Cristiano。

“没想到你还挺有正义感。”Cristiano笑着回道。

“你怎么就确定我们不是和那爆炸头是一伙的?”Kaka打断了两人的交流。

“首先Cris救过我,我相信他还有你们两位的为人,第二点就是,我在跟踪爆炸头时,曾经看见他在一个频道上和别人联络,就在你们窗外,如果你们是一伙,不用这么大费周章联系吧。”

“联络?他还不是一个人。”

“噢,对了,凭着我出色的职业水准,我依稀看清了他联系人的抬头,好像是RM什么的……”

“RM,”Kaka背过身,这件事真是越来越复杂了。



(14)

“Rooney,抬头是RM,这是什么意思?有什么特别的吗?”Cristiano把Rooney拉到一边,小声问道。

“一般来说,两个人之间联络,信息的抬头上会直接显示对方玩家的名字,但Messi看到的这个RM显然不是什么名字,因为系统规定在创建角色时名字不可以少于3个字符,所以就只有另外的也是唯一一种可能了。”

“是什么?”                                                                              

“这个RM是一个组群的代号名称,爆炸头是在和他同一个组群的同伴在联络,但没有办法确定这个组群的规模,或许他们是一个小队,或许,他们是一个公会。”

“RM,”Kaka轻声念着这个名字,“Cris,Rooney,你们在系统出现故障的前两周有没有上线过?”

两个人回想了一下,都摇了摇头,“那时正好是学期结束的时候,我们都在忙着考试和论文,没有时间打游戏。为什么问这个,Kaka?”Cristiano绕过沙发。

“那段时间世界的聊天频道很不太平,我能记得那件事好像就是同一个叫RM的帮会有关系,只是他们刷新的速度太快,我本就不关注这些,因此也没有细看……”Kaka在左侧的那张沙发坐下,眉头紧锁。

“我想,我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坐在中间的沙发的正中间的Messi像小学生回答问题一样举起了手。

Cristiano很想恶趣味地喊一声:“请Messi同学来回答这个问题。”但Kaka已经先于他用眼神示意Messi说下去,Cristiano只好撇撇嘴,准备也找个地方坐下,可当他环视四周之后,就发现情况不妙,原先还是空着的右侧沙发上已经坐了个白胖子。

这下可好,每张沙发各有其主,一个萝卜一个坑,就他这颗萝卜还无坑可归,看来只好委屈自己坐沙发扶手了。

但是,要坐谁的旁边呢?

Messi?虽然他那张是双人沙发,可是还没有熟到可以坐一张沙发的地步,所以,划掉。Rooney,没有理由,直接划掉,谁叫这臭小子占了沙发,推我入火坑。那么,就只剩下,Kaka。

Cristiano觉得心中有两股势力在吵架,恨不得高呼着火坑我来了的冲动派和告诫自己要矜持的理智派。当然,看他挪着步子,在Kaka所在的沙发扶手上一屁股坐下,就知道最后是哪一方获得胜利了。

这边Cristiano的脑内小剧场开得火热,那边Messi也是说得唾沫星子横飞。

“据我所了解的,RM公会当时在闹分裂,聊天频道上就是他们内部分裂出来的两群人在刷的。只是,RM虽然在我们这个服务器上也算是比较强的公会之一,但公会内部矛盾还是该在自家的公会频道解决,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闹到世界频道上。”

“一个大公会的组成错综复杂,要分裂,恐怕会牵扯许多事物,”Kaka以手托腮,沉默了一会儿,“再加上现在这样的游戏情况,难保以前的敌对公会不会来找他们的麻烦,他们该忙于自保才对,怎么会有闲心思来关注我们几个呢?”

“盒子,会不会还是那只盒子的问题?”

“那么,一切又都回到原点了,”Kaka看着间接地坐在自己身旁的Cristiano,“这样吧,我和Cris再去找一次Shevchenko,Rooney,你留在这儿,我们尽快回来。”

Kaka起身走向房门,Cristiano也赶紧跟上。

“那…….那我呢?”Messi又一次举手提问。

“你可以选择离开或者留下。”Kaka说道。

“哦,那我选留下来,毕竟我也参与到这件事情中了。”

Messi见Kaka没有表示,再一次举手,“那我还能再问一个问题吗?”

“可以。”Kaka已经拉开了房门。

“为什么我醒来时会躺在地板上,还有,我感觉自己好像丧失了一段时间的记忆……”

Kaka一言不发,显然没有要回答的意思,Rooney一脸傻笑,显然没有足够的IQ来回答这个问题,那么,只好由自己亲自出马了。

“Messi,”Cristiano尽可能用自己最真挚的语气说出这段话,“全中洲人民都会永远记得你为中洲的医学领域做出的巨大牺牲的。”

Messi看着Cristiano说完这番话后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拉着Kaka夺门而出,留下茫然的自己和Rooney面面相觑。

所幸,这段小眼对小眼的时间并没有持续太久。

“Rooney,你怎么好像变成了很多个?”

“你也是,你用了盗贼的分身技能了吗?”

然后,悲剧的Messi第三次晕了过去,可以庆幸的除了还有一个小胖子陪着他之外,大概就是这一次,他终于不用躺在硬邦邦的地板上了。

窗外响起一声口哨,一个人影翻窗而入。

 

终于,借着房间里的灯光,这个在之前只闻其发不见其人的家伙终于显出了庐山真面目,噢,好吧,或许他看上去更像庐山上的某种欢脱的动物?

爆炸头轻巧地跳着翻过沙发,看着躺在沙发上的二人,抓了抓他蓬松而极富造型感的头发,伸手戳开了好友列表。

【RM】Marcelo:秃驴,请求支援^-^。

几秒后,对方就发来了回复。

【RM】Pepe:不要叫我秃驴!!!(╰_╯)#

【RM】Marcelo:收到,秃子~

这一次没有回复,窗户那边响起一声沉闷的落地声,Pepe应声而入,一颗光溜溜的大脑袋像是一颗瓦力十足的大灯泡,反射着耀眼的光芒。

Marcelo默默地捂住了自己的眼睛,Pepe的脑后像是绕着一圈BlingBling的光环,这让他很容易就联想到了曾经看过的在某部群魔乱舞的中国电视剧中还算比较正常的…….那一个秃子。

Marcelo把手从脸上移下,Pepe正气势汹汹地向他走来。

天哪,电视里的那个秃子虽然看上去有些营养过剩,眉心还有一个诡异的红点,但至少还能算是慈眉善目。而眼前的这个凶神恶煞的秃子!

Marcelo在心里咆哮着,根本不是一个画风好吗?!

“嘿,Pepe。”Marcelo讪笑着。

“叫我什么事?”Pepe粗声粗气地说着,“他们两个不是已经被你放倒了吗?”

Marcelo心想着逃过一劫,看来秃子还是很开得起玩笑的。

“你仔细看看这两个人。”

Pepe看向Rooney,“嗯,白白胖胖,和Boss给的描述一模一样。”

他又转头看向Messi,“这个,好像不太对啊。”

“何止是不太对,那是相当不对啊。”Marcelo哀嚎。

“矮。”Marcelo看着Messi。

“腿短。”Pepe想了想补充道。

“这是一个意思。”Marcelo爪子一挥。

他调出背包点了点,一个小镜子掉在他的手中,Marcelo举着小镜子分别对着Rooney和Messi照了照,随即,便有两个背包栏跳了出来。

Marcelo快速地扫视,看完最后一件背包栏里的物品后,他失望地点击了关闭。

Pepe仍在一根筋地想要搬出他认识的某位有着大长腿的矮子,当然,是相对于他身高而言的“大长腿”。

可那边Marcelo已经嗖嗖跳上了沙发,用他的爪子托着脸,蹲在沙发上。

很多人在蹲坑时喜欢摆这个pose,一边排泄废物,一边思考人生什么的。

但现在,Marcelo可没有这个心情去思考人生,他仿佛看见大把大把的金币挥舞着小翅膀从他的眼前飞走。

这一次的委托他们的这个Boss出手很是大方,预付500金,任务完成后,再追加1000金。整整1500金啊,这可以吃多少顿烤肉啊!Marcelo摸了摸肚子,无声地唱起了“烤肉不是你想吃,想吃就能吃,还得用钱把肉买,把它烤起来。烤肉不是你想烤,想烤就能烤,要把技能,升到顶级,才能吃到肉。”

总之,一句话,烤肉不易,且行且珍惜。

Pepe看着Marcelo脸上的表情变了又变,刚考虑着要不要出声让他恢复清醒,Marcelo已经完成了自我修复。

“那个Boss提到的那样东西一定在另一个个子高高的术士身上,我一定会想办法弄到的。”Marcelo握紧拳头,向Pepe挥舞,“为了烤肉!”

“为了烤肉!”Pepe也激动起来,作为一名烤肉帮的成员,为烤肉而疯狂是再正常不过了。

 “Marcelo,我们是不是可以把RM的抬头去掉了?”Pepe忽然想起了什么。

“也对,这次这个委托接得太急,都忘了把上个委托用的假身份处理掉了。”Marcelo点点头,把RM删去,“好了,目标就在前方,为了烤肉!”

两人振臂高呼:“烤肉万岁!”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