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后壹抹茶

楼诚及衍生,不逆
日常吃瓜,偶尔产粮

【KC】凡尘了却误终身(一)(仙侠)

(一)

“水师哥,我在这儿!”

“七师弟,怎么你管穆隆叫师兄,管我就叫师哥呢?”

被唤作七师弟的少年正坐在一棵老树的粗枝上,看着很是悠闲惬意。

“叫水师哥比较顺口。”少年从树上翻身跃下,落地竟是没有扬起半分尘土,“水师哥,水师哥。”

“好了好了,”看上去年纪稍长一些的那个故意板起了脸,“说正经的,这个月已经是你第几次逃了卦师父的早课了?”

“别这么严肃嘛,水师哥。”少年不知从哪儿掏出一根狗尾巴草,伸到他水师哥的鼻子下挠了挠,“你也没比我年长几岁啊。”

几个惊天地泣鬼神的喷嚏后,“罗七,你这臭小子,亏我还特地来找你!”

罗七向后退了几步,捏着鼻子冲他作怪腔,“若是我没记错的话,现在不是师父教习的课吗?你该不会是心法口诀没背诵好,被师父撵出来了吧?”

“这怎么可能,我穆水是这种愚笨之人吗?”

“是。”

“你……算了,我师兄有大量,不跟你计较。”穆水话锋一转,“不过我来找你,却是有要事。”

“什么要事?”罗七把狗尾巴草插在头上,深一脚浅一脚地向远处走去。

“哎,别走远了,其实我是奉太师父之名来找你的。”

“太师父!太……”声音戛然而止。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罗七就不见了踪影。

“七师弟?七师弟,你在哪儿,别玩了,快随我回去见太师父。”穆水有些着急,自己出来可有些时候了,自己这师弟太贪玩,可让他一番好找,这要是让太师父他老人家等久了,可就不好了。

“水师哥…….”

这声音怎么像是从地下传来的,穆水沿着罗七走过的方向,向前迈了几步,果不其然,发现了一个隐蔽的深坑。

“七师弟,你在下面吗?”

“这坑怎么爬不上去啊,水师哥。”

穆水眯起眼睛,坑口上方密密麻麻得布满了细密的银线,现在是考验自己的时候了。

“稍待片刻,七师弟。”

 

弟子房内

“呼,我可是费了好大力气才破了那个法术。”穆水接过穆西递过来的茶杯,一口灌下。

“那是我前些日子才带人在后山布的法阵,用以抓捕后山流窜的山精,七师弟不知道,难怪他会不慎掉入。”

“大师兄,你说师父为什么不教七师弟法术呢?若是他会法术,今日这法阵说不定还能破得更容易些。”穆水再自己倒了一杯,“七师弟虽说是我们中年纪最小的,可今年也已十七了,想我们十七的时候,早就在师父管教下学习发书了。再说,七师弟的资质也不错,可就是没听师父提过要教他法术,他自己也是从未提起过。”

“师父自有他的考虑,你我也无须多虑。”

“也是,就是不知道太师父叫七师弟做什么,”穆水把茶杯里的水一口饮尽,准备再添,“不会是七师弟惹祸太多,要责罚于他吧。”

穆西拿过他手中的茶杯移到自己身前,“太师父待七师弟一向还算温和,所以,比起七师弟,你还是担心一下自己吧,水师弟。”

“什么?”看着大师兄敦厚的笑容,穆水却觉得一身冷汗。

“你破了我的降魔法阵,难道不该帮我重布几个法阵?”

“天哪,这几天是没有太平日子可过了。”

看着穆水呼天抢地离去的背影,穆西叹了口气。这几月后山妖灵越来越盛,否则自己也不必如此频繁布阵,只是,连修仙圣地的伯巫山都如此,不知这凡间人世该是太平还是不太平了。

 

“太师父,”罗七规规矩矩地跪坐在地上。

这并不是自己第一次进太师父的房,只是一向对自己慈眉善目的太师父,今天的脸色有些古怪。

“小七,”那位仙风道骨的老者终于开了口,“你自己说说,最近可有惹什么祸?”

“弟子……”罗七沉默了一会儿,倒不是在想什么掩饰的说辞,他在太师父面前从来是有什么便说什么,因此他倒真是在回忆自己最近的种种“恶行”。

“弟子,前些天雨夜里偷偷上房揭了卦师父他弟子的房上的瓦,结果让他们误了第二天的早课,被卦师父罚去洗半月的茅房。”

罗七偷偷抬眼看了太师父一眼,毫无愠色,于是接着说了下去。

“负责打扫白鹿台的时候与水师哥打闹,折坏扫帚两把,还把温太师父他老人家最喜欢的那盆云加花给砸了个稀巴烂。”

“我说呢,温老头前些天怎么面色不佳,原来是憋着这股劲呢。”老人家的白胡须笑得一抖一抖的。

罗七早就听那话唠水师哥同他说了,自家太师父弗森真人和温歌真人的关系可不一般,按理说两个已经得了道的老头该是清心寡欲,可这两位却还是处处针锋相对,有时候倒苦了他们底下的这些小辈。

不过,就算他自恃太师父比较偏袒自己,在太师父面前,这些话还是要闭口不谈的。

“太师父,其实,弟子前些天还不慎拔掉了师父最喜欢的那只金丝雀的,几根羽毛……您可千万别告诉他啊!”

“小七,你胆子可不小啊,穆离这暴脾气,怕是这伯巫山上上下下再找不出第二个了。”

听说您年轻时也不差,罗七在心里嘀咕着。

“我不告诉他,不过你可得再好好想想,最近坏了什么门规?”

罗七心里一惊,难道被太师父发现了?这不可能。

他试探着开口:“最近逃了几次卦师父的课?”

“总算是说到点子上了。”

听弗森真人这么说,罗七松了口气,看来太师父还未发现。

“卦笛为这事同我说过几回,都被我压了回去。”弗森真人看着罗七,“我知道你不太喜欢他,可是……”

“我也并不是不喜欢卦师父,只是讨厌他那几个弟子的那副嘴脸罢了,他们凭什么在背后嚼舌根,说我坏话。”罗七气鼓鼓地回道,“说我也就算了,有几回甚至还中伤到了您。”

“可你有没有想过,你越是如此,他们的闲言碎语就会越盛。”弗森真人弯腰将罗七从地上拉起。

“太师父?”

“小七,你还记得你是几岁随我上的山。”

“六岁。”

“是啊,你六岁同我上山,比你的一些师兄都要早。”

“可太师父只是教我读书习字,两年前才让我拜入师父门下,却授意师父不要教我法术,说是我年纪太小,而我今年都已十七了,太师父还是不肯同意我学法术吗?”罗七有些委屈。

“若是我会法术,今日在后山也不至于困在那坑里。”

“你去了后山?”

“是,可弟子今日只是在苻清池附近,”罗七的眼神躲闪,“并没有进入禁地。”

“好,你去吧,”弗森真人拂袖,“法术的事,我会同你师傅商榷。”

“多谢太师父!”罗七的眼睛明显亮了起来。

你终究还是见过他了,弗森真人背过身叹了口气,轻不可闻。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