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后壹抹茶

楼诚及衍生,不逆
日常吃瓜,偶尔产粮

【KC】凡尘了却误终身(三)(仙侠)

(三)

“仙人?”穆水伸手去探罗七的额头,“没病啊。”

“去去去,”罗七拨开穆水的手,“不信就算了,懒得同你解释。”

“哎,七师弟,我信,我信,”穆水一脸谄媚地凑了过来,“快同我说说那仙人长什么模样,有我们的天仙好看吗?”

“你胡说什么,”罗七下意识地看向穆天闲,也不知该说他是幸运还是不幸,穆天闲也正看向他。

目光交汇,天仙对他报以温和的一笑,罗七只觉得自己僵硬地扯动了嘴角,便迅速低下头来。

“水师哥,你下回要再把天仙和我遇见的仙人联系起来,”罗七的小短手在地上画着圈圈,“我就告诉师父,你的《伯巫教规》被你弄得破破烂烂,残缺不全的。”

“臭小子,”穆水的声音高了八度,却又碍于四周向自己这边投来的各式各样的目光,比如,卦丕几个的目光,自然是直接无视,可还有大师兄带着询问却又有些许责备的目光,这可没法视而不见,穆水比了比手示意无事,看着大师兄重新埋头于书中才压低声音道,“那还不是为了你!”

“为了我?”罗七一脸茫然。

“枉我为你雪中送包子,”穆水瞬间挂上了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你居然一点都不记得了,还以此…….以此要挟我。”

“哪有这么严重。”罗七垂着头,“我好像有些记起来了,是我被罚去山门扫雪那次。”

“是啊,我担心你饿着肚子,特意从厨子那里偷了几个包子给你,只是没有可以包的东西,这才顺手扯了几页纸下来,没想到那本是《伯巫教规》啊。”

“真看不出来,水师哥你还会随身带着《伯巫教规》,你可是早就把这上面每条规矩都犯过一遍了,留着它倒也确实是没什么用。”

“不敢不敢,”穆水一脸正经地摆了摆手,“有一条,我可从未犯过,也绝不敢犯。”

“水师哥也会有不敢的?”

“后山禁地,我绝不敢入。七师弟,哪怕你知道了这后山禁地传言的一二,也不会再想靠近那里半步。“

迟歌的脸瞬间浮现在眼前,罗七不知道自己在没由来地担心些什么,耳边穆水又开始絮絮叨叨地说些他曾经的壮举,但罗七却一句都没听进去,心里像是突然被堵上了什么东西,让他有些心慌。

那个山洞究竟是不是在后山禁地内?水师哥所说的传言是什么?会不会让迟歌师兄有危险?还有,罗七叹了口气,为什么我只见了迟歌师兄两次,却好像是已同他认识了很多年……

罗七甩了甩头,现在想这些也无用,不如下回去问迟歌师兄吧。

身旁的穆水突然戳了他一下,罗七刚想反击回去,就看到了正迈步走进来的卦笛,赶紧整顿坐好。

所幸,卦笛并没有针对他,只是轻描淡写地向这边看了一眼,便开始教习。罗七松了口气。

不过一会儿,正恶狠狠地向他瞪来的卦丕被自家师父点起作答,支支吾吾半天没有回声,被罚去门外。

罗七在心里暗暗叫好,感觉到正心不甘情不愿地走出门的卦丕又飞来一记眼刀,也恶狠狠地瞪了回去。

已经一只脚跨出门的卦丕仍在只动嘴不出声地冲他说着什么,但罗七可没心思去猜他的心思,卦笛正不紧不慢地向他这边走来。

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罗七绷起了脸。

果不其然,卦笛慢慢晃到他身旁,“罗七。”

“是,卦师父。”罗七站起身。

“抄写《伯巫教规》两遍,后日早课时交予我。”卦笛看着他道。

“是。”罗七愣了一下,不过还是很快反应过来,逃师父的早课不能算是什么大错,可也绝不是抄两遍书就能糊弄过去的,那么,定是太师父替自己说过话了,罗七想着日后一定要少闯祸,不能总让太师父操心。

卦笛背身走开,罗七刚坐下,就感觉有些不对,他微微偏了偏头,周围的师兄弟们表情各异,尤其是身边的穆水最为夸张,嘴张得能塞下一个包子。

罗七扭过头不看他,一些闲言碎语却又钻进了他的耳朵,想不听都不行。好在,那个声音的源头很快就被自家师父点起,总算是清静了些。

罗七晃晃脑袋,然后视线不可避免地与穆水灼热的目光相遇。

 

“没病啊。”走回弟子房的路上,穆水再一次把手伸向罗七的额头。

罗七也只好再一次拂开他的手。

“哎,今个儿脾气这么好,不会真是吃错什么药了吧?”

罗七一巴掌拍在穆水背上,“我看你才是吃错药了。”

“看看,看看,这才正常。”穆水倒是一点都不生气,手一伸,勾过罗七的肩膀,“你啊,哪回不是被师父责罚后,气得一哭二闹的。”

“我哪有。”罗七反驳道。

“说说吧,”穆水没理会他,“今天是怎么了?”

“我…….”罗七刚开口,就听到卦丕的声音从几株翠竹旁的另一条小道上传来。

“哼,也不知那罗七究竟有什么好的,连师父都偏袒他,我不过就是答不上问题,就被罚了在屋外站一个时辰。”

罗七觉得自己即便看不见他,也能想象出卦丕说这话时的表情,定是咬牙切齿的,丑死了,想到这儿,罗七觉得自己非但没有生气,还有些幸灾乐祸。

“而他不知逃了多少次课了,”卦丕仍在喋喋不休地说着。

罗七认真地掰着手指头数了数,小声说道:“也就三次。”

一旁的穆水听到他的话笑得停不下来,却又不好发出声响,只好用力捂着嘴,脸都成了猪肝色。

“却只被罚了抄书两遍,”卦丕拔高了声音,“也不知这弗森真人是不是年纪大了,就仍由他胡作非为。”

罗七瞪大了眼睛,他自己早就习惯了别人在背后的诋毁,可太师父岂是他们能说的!

一条腿已经迈了出去,胳膊上却能感到有一个巨大的力拽着他,不让他前行。

罗七的脸涨得通红,看向穆水。

“七师弟,这样背后议人的人,不值得去同他们计较。”穆水的声音较之平常低沉了些,明显也是在压抑着怒气,“冷静。”

“师兄,这样的话可是说不得的。”那边不知是卦丕的哪个师弟出言提醒。

“我们走吧。”穆水拽了拽罗七,罗七有些不情愿,但还是动了脚,跟着穆水向另一边走。

“哼,梅师弟说得是,”卦丕仍有些不服气,大嗓门很快又响起来,并且,好死不死地传到了已经走远了几步的二人耳中,“哎,你们说,这罗七会不会是后山……”

后面的话卦丕压低了声音,罗七并没能听真切,但身边的穆水滞住了脚步。

然后不过一眨眼的功夫,穆水就已经跑出了几大步,正是向着卦丕他们的所在。

说好的要冷静呢?罗七无奈,只好喊着:“水师哥。”追了上去。

罗七从竹间穿过后,就看到了两队对峙的人马。

在他站到穆水身旁后,人数上勉强能算是以穆水为首的穆派和以卦丕为首的卦派正面交锋,两派自动分立两侧,像是中间隔着楚河汉界。

“如何,”卦丕看着来势汹汹的穆水,“是想打架吗?”

罗七看着穆水紧抿的嘴唇,知道这是自家师兄极其生气的信号,虽然他并不清楚,为何卦丕提到的自己与后山会让水师哥这么生气,不过,与卦丕他们打一架倒真是梦寐以求,虽然,罗七点了点对面的人数,自己这边的人实在少了点…….

“你们这是做什么?”一个沉稳的声音自身后响起。

罗七回头,“是大师兄来了,“他向仍板着脸,目不斜视的穆水说道,“还有天仙。”

“哟,又多了两个,那敢情好,更公平了。”

罗七气不打一处来,四个对八个,公平你个大头鬼!

“怎么,是嫌昨日御剑摔得还不够,准备现在加练吗?”

“大……大师兄。”卦派看见卦维从穆西身后走出,都很是吃惊。

“抱歉。”卦维经过穆西时轻声说了一句,穆西则点了点头。

“怎么,是真想加练吗?还不快回去!”

看着卦维带着一帮卦派弟子离开,穆西开口道:“天色已晚,我们也回去吧。”

“水师哥?”罗七看着仍直戳戳站着的穆水,向天仙使了个眼色,两人一左一右把穆水架了起来。

“哎,放我下来,我自己能走。”穆水挥开左右胳膊上的爪子,“最近真是诸事不顺。”

“不如,我来替师兄卜一卦吧。”

“什么?”

“卜卦。”天仙扬了扬在如水月光下显得分外悠长的…….脸…….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