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后壹抹茶

楼诚及衍生,不逆
日常吃瓜,偶尔产粮

【KC】凡尘了却误终身(五)1

(五)

“那最好不过了,”罗七眼里的小火苗又蹭蹭地燃了起来,笑出了两颗小尖牙,“我也喜欢你。”

迟歌原先看着罗七的眼有一瞬间的失神。

“哈,师兄怎么会有这《十法》,”罗七坐到石凳上,死死盯住迟歌手中的那册书,“这书平时可都是封在书阁中,只有师父他们那些老人家才有资格看。”

“所以,师兄,你怎么会有这书?”罗七收起了方才的笑容正色道,“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而另一句话就压在喉头,你究竟是什么人。

“你怀疑我。”迟歌的语气出人意料的平淡,好像他早料到了罗七会这么问。

“怎么能不怀疑,”罗七自顾自地说了下去,“伯巫的门规每个弟子都能倒背如流,上面记得清清楚楚,有大过者,驱逐下山,所以你别想用什么在这儿受罚为由搪塞我。”

他将脸别向另一面,“再者,你也不可能是我的师兄,我打听过了,同辈师兄弟中没有你,我甚至还去偷偷翻了名册,上至师叔祖,下至偶尔上山来送菜的杂役,我找了个遍,没有一个叫迟歌的。那么,你告诉我,你究竟是谁?”

“你,觉得我是谁?”迟歌松了手,手中的书砸在桌上,杯中的茶水随之轻轻震荡摇晃。

“你……你是……”罗七涨红了脸,也不知是气的,还是急的。

“说不出,就写出来吧。”迟歌将那杯茶推向他。

罗七用食指沾了沾水,这茶已经凉透,从指尖泛起的凉意似是顺着血液一路侵袭到他的心房,他飞速地在桌上写着,人,妖,仙。罗七抬头看向迟歌,无声地询问。

“你随我来。”迟歌突然起身。

“做什么?”罗七的眉头皱了起来,“你还没……”

迟歌用与他身形气质极不相符的力气拉过罗七的手腕,当然,这并非说他看上去手无缚鸡之力,而是他平时的动作不会让人觉得如此不可抗拒。

罗七呆了片刻,直到迟歌拉着他走进一条漆黑的甬道才回过神来。

“要去哪儿?”他打量四周,可即使眼睛逐渐适应了周遭的环境,还是只能看见一些模糊的轮廓,这里实在太黑。

“上去。”迟歌语气依旧平淡,听不出喜怒。

“可,我看不见。”

迟歌没有出声,片刻后,才说道:“是我疏忽了。”

不知是不是因为眼睛看不见,所以耳朵反而更灵敏些,罗七可以确定,迟歌在这句话后有一声叹息。

一些缃色的光点不知从哪里涌出,围住了两人,前面的路总算能看得清些了,果然如迟歌所言,砌成的一层层阶梯一路向上。

迟歌松开了手,“走吧。”

走了约有一盏茶的功夫,似是到了顶,迟歌将手放在石壁上,有一丝光亮透进来,那些缃色的光点纷纷没入甬道的两壁中。

罗七看着眼前的景象,惊得几乎说不出话来。

“这……这里是…….!”

迟歌也看着那块石壁,上面布满了朱红的符文,“禁地。”

他很快转过身,就在刚才的须臾间,身后已经站了一个人,“久等了,弗森。”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