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后壹抹茶

楼诚及衍生,不逆
日常吃瓜,偶尔产粮

【楼诚】【ABO】副作用(1)

    明诚在黑暗中把手上的铐子开了,金属大概在手腕内侧勒出了一条红痕。他站起身,伸手关了留声机,然后终于清晰地听见自己的喘息声。大哥说得对,他不在状态。

    下了楼,明楼已经在车边等着。

  “八分二十七秒,”明楼看着他,“比上一次多用了两分钟。”

  “大哥,我没事。”明诚紧了紧手中的公文包。

    明楼走近他,双手搭在他的肩上,再向下滑,停在腰窝处。

   “大哥,再不走上班要迟了。”明诚感到紧张,生理上的。他几乎拿不住手里的公文包。

     腰上的手用了力,两个人贴得更近,明楼的额头轻轻抵着他的,“有些烫。”

    明诚低低回了一声嗯。

  “药什么时候能到?”

  “海关那边查得紧,得费点功夫,黎叔在周转了,最快一周内。”

     明楼没说话,明诚想推开他,手伸到半途,却又放下。

  “你该推开我的。”明楼把他手里的公文包攥到自己手里,却一步未退。

  “是应该,但我不想。”明诚笑起来,他听见他的大哥几乎无奈地叫他的名字。

      阿诚。

 

      明台听着汽车发动声逐渐远去,被子一掀从床上跳起,大姐去了苏州,阿香回了乡下,明公馆今天由他称大王,尽管实际上他也不应该在这个时间出现在家里。

 

    “明先生。”明诚端来咖啡,示意其他几个秘书离开。

    “明台这小子,毛手毛脚的,”明诚把咖啡往桌上一放,“昨天大晚上的翻窗进屋,声响大不说,还踩烂了一盆我放在外面的吊兰。”

    “你也听见了,”明楼喝了口咖啡,皱起眉头“太甜。”

    “拿错了,这杯是给我的。”明诚咬嘴唇憋着笑。

    “故意的,”明楼手指虚点了点他,“你能喝这么甜的咖啡?”

    “办公室里这么多双眼睛盯着呢,总得留点把柄好给他们猜。”

      明楼点点头,把咖啡推向明诚,“等会拿出去倒了。”

    “大哥,明台怎么突然回来了?是毒蜂的命令?”

     “现在还没法确定,回去探探他的口风。家里大姐不在,倒也是个好机会。”

      明诚突然一僵。

    “阿诚?”

    “大哥,我犯错了。”

 

     明台愣住了。

     他会发现这个房间完全是偶然,昨天晚上爬窗回来时,意外地在房顶处发现一扇小窗,这扇窗隐藏得极好,单站在屋外看很难发现。小少爷确信在小时候玩躲猫猫时,自己就踏足了明公馆的每一处角落,但对这扇窗,以及这扇窗下的空间,他的记忆为零。

     他身处黑暗中,调动自己的嗅觉。每一个地方都会有信息素的气味,一些天生嗅觉灵敏的乾元或是训练有素的人可以通过气味来进行推测,而明台两者皆是。

     但现在,没有,没有任何气味。

     明台谨慎地深入房间,根据昨天晚上记忆的那扇小窗的位置摸索着,先是厚实的窗帘,他将窗帘拨开,光线射入。

     一台留声机,一盘黑色盘带,一张椅子和一副一端挂在椅子上的手铐。

     他鬼使神差地上前蹲下,拿起那副手铐,凑到鼻子前。

      金属的气味,以及,阿诚哥。

ABO中文名称设定来自于一握灰太太

装B不易,又装A又装O更不易啊~~

 

 

评论(7)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