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后壹抹茶

楼诚及衍生,不逆
日常吃瓜,偶尔产粮

【楼诚深夜60分】糖醋排骨

现代AU小甜饼


客厅里电视机放着,女高音的穿透力真是没话讲,阿诚把音量调低一些,竖起耳朵听灶披间里的动静,里面剁排骨的声音此起彼伏。春困秋乏,听着听着眼睛就闭起来了,做了个梦。

阿诚,来尝尝我的手艺,味道哪能?明楼端了盘乌彻麻黑的东西过来。

不吃不吃不吃。阿诚的头摇得像提浪鼓。

就尝一口。明楼端着盘子凑过来。

阿诚想跑,手脚却使不上力,急得不行,嘴里喊着,总算是急醒了。

明楼手叉着腰看他。我哪能一出灶披间就听到有人在喊阿哥饶命。

瞎讲八讲。阿诚坐直了。哪只耳朵听见的?

明楼坐到他旁边,沙发陷下去一块。

这只。抬手指了指右边耳朵。

阿诚直起身,对着耳朵狂吹气。

右耳进,左耳出,侬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了。

余音绕耳三日不绝。

不要面孔。阿诚瞪他。

明楼靠得更近,在他耳边喊,阿诚阿诚。

阿诚被他喊得心痒又心烦,别过脸去堵他的嘴。

明楼手护着阿诚的头,顺势压上来,交换一个吻。

阿诚有些气短。起来起来,沉死了。

明楼岿然不动。

今朝吃啥?

侬猜。

起开。

好了好了,糖醋小排。明楼起身,把阿诚也拉起来。

已经烧好了,请阿诚少爷移步。

还没到吃饭台子前,醋味就扑鼻而来。

醋放得有点多。明楼难得词穷。

就不该同意你进灶披间,我精挑细选的黑毛猪排骨啊。阿诚望肉兴叹。

我就烧了一半,哎,阿诚侬做啥?

阿诚系着围裙带子,为了让我们两个今天夜里不要酸掉门牙。

 

一个钟头后,两个人看着两盘排骨大眼瞪圆眼。

阿诚,甜了。

怪我?谁叫你烧的时候进来捣乱的,两勺白糖全放进去了,能不甜吗?

明楼看着阿诚脖子上那个吻痕,情难自禁嘛。

阿诚心疼排骨,不去看他,要不叫外卖吧。

叫什么外卖,吃。

一人一块,一酸一甜。

明楼撑着桌子去吻阿诚,一个糖醋味的吻。

这不就酸甜结合了?明楼今天也很想为自己的机智点赞。

毕竟日里吃饱,夜里才能金枪不倒。

等系夜饭吃啥?阿诚看着还在埋头苦吃的明楼问。

侬。

 


写完之后发现似乎更适合昨天的题目,强行排骨=肋骨=软肋。。。

以及,作为一个小透明真的希望首页上的太太们开心起来~

还是那句话,楼诚再战八百年!@楼诚深夜60分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