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后壹抹茶

楼诚及衍生,不逆
日常吃瓜,偶尔产粮

【蔺靖】不值(一)(现代修仙(?)AU)

其实这个故事大概也可以叫道士下山(?)


蔺晨与萧景琰第一次见时的情境就是提着菜刀砍电线。

“这位…小道长,”蔺晨一把拉开门,斟酌着开口,“敢问您怎么称呼?”

“萧。”

“哦,萧道长,萧道长来此地是有何事呀?”

萧景琰蹙了蹙眉头,“你可以不用这样说话的,我听得懂。”

“好好好,小道长你在我家门前站了一天了到底是有什么事?”

“两天。”

“两天?不是我说,你怎么不敲门呢?”

“我师父说过山下的人早晨都要出门工作的,我路上耽搁了一会儿,下午才到,以为你还没有回来,便一直等着了。”

“你师父这信息有点落伍啊,我这工作是不用出门的,跟你讲了,你大概也不懂。要不是今天是周三,你得等上一周。”

“何故?”

“我每周三出门屯粮。”

萧景琰恍然大悟:“我们山上到了冬天也要屯粮。”

蔺晨刚想反驳,细想又觉得萧景琰并未说错。自己一周有六天宅在家里,只有周三出门买些必要物品,随后便去祭拜祖宗,这是他爷爷立下的规矩。

“哎,不是我问你吗?怎么倒成我在回答了。”

萧景琰闻言顿了顿,“你…你别怕。”

“我…我为什么要怕?”蔺晨一愣,自己怎么也被带得结巴起来。

楼道里回响起脚步声。老李在外面喝了整夜的酒,一步三晃地走到楼梯拐角口。奇也怪哉,自己家门口怎么站了个道士打扮的人,他揉揉眼睛,噢是对门,可这会儿哪里还有道士的影子,一定是自己眼花了。他打了个酒嗝,哼着小曲继续向上走。

那边蔺晨打量着坐在沙发上的小道士,头发一丝不苟地束着,眼睛圆而亮,正盯着茶几上的榛子酥。

“你想吃这个?”

“还是先谈正事,”萧景琰快速咽了咽口水,“谈完我能吃一块吗?”

“可以啊。”蔺晨忍住笑意,想不到这个小道士还自带吃货属性。

萧景琰的目光终于从榛子酥上移开,冲他感激地一笑。

暴击啊,绝对的暴击,蔺晨想这要是搁小说里就是两个主角金风玉露一相逢的情节,你挑着担,我牵着马,啊不对,你是风儿我是沙,策马奔腾共享人世繁华。

萧景琰觉得奇怪,师父仙去前嘱托他一定要找到蔺家的后人,只要找到他,就有机会解开师弟失踪的谜团,眼前人应就是蔺家后人,可是他再三试探,这人对自己的灵能毫无反应,分明就是个普通人,如何能帮自己?唯有试试那个法子了。

蔺晨已经脑补到三回首等经典场景,却看见萧景琰不知用什么划开手掌,一个住字还没说出口,萧景琰便已隔空打出一掌,一颗血珠破空而来,融进他的额间。

果然是他,萧景琰松了口气。

蔺晨愣了两秒,上前一步抓起萧景琰的手,手心处只余下一条淡淡的痕迹。

“你刚刚把什么拍到我脑子里去了?”

“我的血呀,蔺…先生,你…”

“你的血?我不会得艾滋吧?你还知道我姓蔺!”

蔺晨拽着萧景琰的手腕想把他拽起来,然而,纹丝不动……

“蔺…先生…你能先松开吗?”萧景琰的脸有些红。

“不能。”

“那只能得罪了。”萧景琰反手拧了蔺晨的手腕,顺手点了穴道,“请容我慢慢道来。”

十分钟后,被解开穴道的蔺晨觉得世界真奇妙,一定是今天自己开门的方式不对。

“你是说,我们家是修行世家,还是什么四大家之首?还有一件什么宝贝能帮你找到你师弟?”

“是。”

“我这么跟你说吧,我就是一普通人,你说的这些什么灵能啊世家啊,我活了二十多年了从来没听说过。家里也没什么东西传给我,我也只是听我爷爷说过一次,他把一些旧东西埋了,至于埋在哪儿,我根本不知道。

萧景琰眼眶有些红。

“哎,你别这么看着我,我真的帮不了你。”

萧景琰低垂着头,闷闷地说了句多谢,起身就走,又在门前停下。

“不是,我真的帮……” “这门怎么……”

蔺晨反应过来,帮着打开门,萧景琰一步跨出去就不见了踪影。

“这世上还真有修行的人。”蔺晨嘴里叨着,关了门,回身看见茶几上的榛子酥,“忘把这盒东西给他了。”

之后的两周蔺晨过得很平静,也很忙碌。现在的读者要求是越来越高了,一方面恨不得你日更两万字,一方面又要有质量。好在蔺晨是真心喜欢写东西,还算是游刃有余,只是这整顿形象的事儿就被无限期延长下去了,头发越蓄越长,被有幸得见他尊容的王妈一宣传,大家都以为楼里住了个艺术家。

这天蔺晨正写到小说里的主人公与下线商议暗号,突然响起敲门声,三长一短。好,就用三长一短作暗号,蔺晨敲完这段字,才晃过神,是真有人在敲门。

他起身走到门前,敲门声更弱了,他透过猫眼向外看,随后打开门。

“萧道长,我上次已经……哎,你别倒啊。”

蔺晨抱住向前倾倒在他怀里的萧景琰。

嚯,腰可真细。

 

 


评论(5)

热度(34)